荷花油酥饼

详见置顶
看 完 再 fo 谢 谢

截图留念。
我祝你屌五人格早日凉凉。

喪失理智

看到屌五人格就反胃,嘔。

魔道屌五惡臭至極居然還天天當舔狗🙃

紅黑就是你wwx,藍白就是你披麻戴孝藍泰迪,人江城子一詞牌名能想到江澄。在公共财物上寫你md人名被擦反吐槽殊不知人家只是為了避作弊之嫌。

萬物皆起源於你惡臭祖師,吐了。

紅磷寫成紅蝶還洋洋得意,明知你醫生名叫艾米麗黛兒偏打艾米莉TAG,天天看什麽都自我高/潮。人腦子進濃硫酸比你腦子好使。

我有托卡列夫了15555555555551(尖叫)

真得咕一年了,苏/解纪念文都来不及写

估计下学期只会更忙

最近在愁作文怎么写……

我好像超级独特,别人这会都在掉头发,我眉毛头发一起掉。迟早有一天我的眉毛和芥川君的会被认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吧。

拔指甲比放血更刺激。

说是三分之一感觉像是拔了一半(。)等外面一层布拆下来在看吧。


占TAG歉

真挚求各位D5粉不要在这个TAG里产粮。
既然8月份已经说好了D5和平退出,那么请您加上“黛儿”两个字。
“艾米莉”也请不要使用了,如果我没记错,医生的全名是“艾米丽·黛儿”,而非“艾米莉·黛儿”,更不是“艾米莉”。

请尊重角色,尊重其他圈子,希望大家能够和平共处😊

*10月31日编辑*
天下之大重TAG是难免的事……“艾米丽”就罢了,但“艾米莉”请不要再打了。
再次,希望大家能够和平共处🙏

鸽一年,准备中考。

【红色】标题

不想写作业码个沙雕段子

八月,烈日当空。
王耀拍了拍门,大喊:“伊万,伊万你在吗?”
“……”门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。
王耀等了一会,还是没有人来,便直接踹开了门。
这一踹可不得了。王耀皱了皱眉。
诺大的别墅里,满是令人窒息的尸臭。

【请选择结尾】

[结尾①]
他捂住口鼻,向着味道的来源处跑去。
“哎呀……”面前人的身体上已经布了尸斑,显然是已经死了。
王耀想着本着多年的交情还是帮他收个尸——也就想想了。
他忽然感到一阵头晕,昏了过去。

[结尾②]
“耀?”伊万从厨房探出头来,“你什么时候来莫/斯/科的?”
王耀走过去,“刚刚过来。你这是在搞什么新型生化武器,门窗都关的死死的……我操Tommy?!”
伊万抽了抽嘴角,道:“耀,Tommy不可以操。”想了想又补了一句,“更何况碎成这样的。”
“……这我知道。不对不要和我玩文字游戏!”王耀看着一锅的不可描述,“所以你是在干什么?”
“油炸Tommy。”
“啥?!”

【露中】七夕快乐

我不过七夕可以,露中必须过。
ooc段子,几句话露中,废话超级多。
我真的还在闭关。

去他妈的七夕,今天是工作日。
我扯着书包带子,一脸烦躁,还不忘回头看看哪位站在阴影地带的大爷大妈能给我让个位——
哦没有。
那一刻,我觉得我像极了《骆驼祥子》里经历了三起三落的祥子。
我麻木了。
我自暴自弃了。
我——————
正当我内心戏演的精彩的时候,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“不收传单不买花游泳健身不想了解谢谢大哥。”我头也不回。
哦天哪我怎么这么酷。
那个人沉默了三秒,操着一口正宗的东北口音对我说:“不好意思,借过一下,谢谢。”
我:?!?!?!
我能怎么办,往旁边挤挤呗。
并恨不得以头抢地耳。
那个东北大汉——不对好像是个毛子。总之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拉起我前面一位小姐姐的手,走了。
看来我不仅是单身狗。
还是一盏电灯泡。
真是令狗窒息。
出于好奇心,我悄悄看了看他们。
兄弟长得不错啊,紫色眼睛蛮独特嘛,不过大夏天还围着围巾不热吗。
嚯,这小姐姐真好看,琥珀色的眼睛诶。就是胸平了点。
等等,为什么小姐姐会有喉结。

【原创】Let me hear Ⅰ

•胎教文笔
•大纲都不带的原创百合爽文
•短打注意
•排版像屎注意

原脑洞

能接受的勇士评论区见或↓自行向下↓

疼痛。刺骨的疼痛。
熊掌轻轻抚上心口,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微微喘气。
神明在上……如果您能听见我的声音,请您不要让他们勾走我的魂魄。
北……阿北还在等我。她还在等我!
我微微使力,想要爬起来。那个女孩发现了我的行动,再次洞穿了我的心肺。
喉间霎时涌上腥甜的气息。我重心不稳,先前使的力做了无用功,重重地栽倒在地上。我猛烈地咳嗽几声,喷出血后无力地歪着头,看着早已破裂的桔梗花石像,妄图把它的身影刻进灵魂之中。
阿北,你做的一点也不像。
我扯了扯嘴角,闭上眼睛。
一点也不。

六岁那年,我遇见了阿北。
一起玩耍的伙伴们不知为何忽然把我从秋千上摔下来,留下趴在地上流着鼻血不知所措的我,鸟兽一样一哄而散。
我愣怔了一会儿才爬起来,用袖子擦了擦鼻血,低头翻看自己身上还有哪些伤口。
怨是不敢怨的,伤到就伤到吧。我生怕没有人再愿意和我玩。
“喂!流鼻血的时候不要低头!”
不是在对我说话吧。我想着。
嗯,没有什么伤口,就是左膝磕破了一点皮。
“喂!说你呢!把头抬起来!”
……好吵。
我不耐烦地抬起头,一个看上去比我稍大一点点的女孩站在我面前,梳着童花头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。
我最讨厌的便是这种人,活在蜜罐子里从没吃过苦头,被身边人捧得高高在上,拎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四处乱窜。
单纯到令人厌恶。
她忽然开始左翻翻右找找,在我正想找借口离开的时候像是了结了什么不得了的心愿,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破餐巾纸,“给你!赶紧把鼻血给止一止!以后别在那个破铁链子上晃荡了!”
破铁链子……我心里悄悄难受了一下。还是接过那张破破烂烂的餐巾纸,像擤鼻涕一样擦了擦鼻血。把纸团捏在手心里离开。我实在不想和她说话。
“喂!你这人怎么这么过分啊!连句谢谢都不说!你叫什么名字?!”她忽然冲着我的背影大叫起来。
过分……?
好像确实有点过分。我说的是她。
我转过身,用力对着她吼:“我叫小楠!周——小——楠——”
我吼得太大声,以至于嗓子巨疼,猛烈地咳嗽了两声,眼睛不自觉地分泌了两滴眼泪。
她好像被吓到了,移动着两条短短的腿向我跑过来,拍着我的背问我:“你没事吧?”
我没事,当然没事。我甩开她的手,声音嘶哑地对她说:“谢谢你的纸。那个晃荡的不是破铁链子,是秋千!”
说完我就转身跑了,没有理会她叫我的声音。只是听见她对我喊:“我叫阿北!顾——北!”
谁管你!太阳这么大,蝉都叫得有气无力!再待下去和你闲扯不得中暑!我恶狠狠地想着。

—TBC—